这里枫(疯)子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
就是
玩恋与制作人(已弃坑)
看全职高手
玩梦间集
看狐妖小红娘
玩奥拉星(星时代之前)
可以约涂
是人物我就画
(毁了一概不负责)
……
没马克笔
没描线笔
没彩铅
有了板子
但是并不会用sai
希望有人能教我怎么用
最近脑子里装了屎(屎里和着浆糊)
请大大们和小可爱们爱我一下
求赞
求粉
求关注
(不要脸)

然后,我就把画撕了……

抬头看了看墙上的画,才发觉原来时间过得这么
快。
不快不慢,那画正好是一五年五月画的。
这画三年了。
那人走了都快两年了。
说起来,我今天就只是想换换家里的就旧东西,鬼知道自己家墙上挂着古董啊。
我也鬼知道自己这两年什么事都没干啊。
‘那什么,我想把这画换了算了吧。丑死了。’
想想最近的画,再看看墙上这玩意,我把心里话和身旁的人说了出来。
“不要吧……我记得他……好像挺喜欢这画的。”
‘……啊……他挺喜欢……好吧……’
那画是我画的,那时还小,画技烂的跟屎一样,谁会知道为什么,他竟然会喜欢这画。
或许只是为了给我鼓励才把它挂到墙上去的吧。
「反正人都走了」
我这样想着,最终还是把画撕了下来。
「看着真舒服」
说实话,那人走了以后,我的时间好像快了很多,人也不一样了。
大概是那段时间把自己锁起来的太久了吧。
我好像并没有跟上是时代的脚步。
干什么都挺拖拉的。
其实我并不愿意想起他。
大概是不愿意面对。
他走的时候我连看都不愿看他。
大概是我不愿意面对一颗星星就这样陨落的事实。
然后过了现实,他又溜进我的梦境。
在梦境里说着无用的话。
明明都知道了是梦境了,还要像是怀念一般,把他装进虚假的倒影里去。
选择的是虚假,是冰冷,是逃避。
是想把他全部忘记。
谁会知道这墙上还挂着那几朵彼岸花呢?
‘「你可以把所有烦恼塞到梦里」’
他如是说到
























应该没多少人看见的吧
也没多少人看得懂
‘’里面是我自己说的话
“”里是旁边的人
「」里是梦魔说的
最后一句是“我”成全了梦魔
所以重合了

评论

© 枫言疯语 | Powered by LOFTER